当前位置: 首页  >> 华人  >> 查看详情

司马迁祭祀广场的塑像创作侧记

来源: 海内外资讯  日期:2021-04-08 16:30:34  点击:7781 
分享:

 
       (马来西亚海内外传媒集团记者、海内外杂志社记者、海内外资讯社记者、国际华文媒体联盟记者联合报道)2021年4月6日,来自马来西亚、美国、加拿大、意大利、西班牙、法国、委内瑞拉、埃及等15个国家和地区的18位海外华文媒体记者,以及来自人民政协报、中新社、海内与海外杂志社记者一行,在陕西省侨联副主席兼秘书长尚小红等领导、以及中国侨联信息传播部相关人员的陪同下走进韩城古城司马迁祠参访,亲历厚重的韩城历史文化。


 
       2010年,韩城市委、市政府开始实施司马迁祠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其中司马迁祠脚下的祭祀广场是该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广场的灵魂就是司马迁塑像。按照规划方案,此尊司马迁像为12米高青铜塑像,乃国内人物青铜塑像之最高。目前,已制成2.2米高泥塑稿一尊,塑像创作设计已基本完成。因工作之便;我对塑像创作的过程有着较为全面的了解,现介绍给大家,我们共同见证塑像创作过程。


 
       一、遍访雕塑师
       司马迁塑像是祭祀广场的灵魂,实则亦是韩城的一个标志,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因其重要,所以市上领导、建设单位、施工方都非常重视。太家都清楚,司马迁塑像的优劣好坏关键在干雕塑师的选择。因而由谁来执刀成了最基本、也最关键的问题。为此,几方领导亲自出马,多次到外地考察,搜集雕塑业内的信息、雕塑师的资料。不约而同地,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中国唐代药王孙思邈塑像上。孙思邈塑像备受雕塑业内推崇,广大市民也非常认可。大浪淘沙,经过几番对照讨论,孙思邈塑像的创作者周起翔成了创作司马迁塑像的第一人选。
       周起翔,男,汉族,祖籍辽宁,出生于西安,西安美术学院教授、中国雕塑学会会员,先后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央美院学习雕塑,并师从当代雕塑名家马改户、钱绍武、刘开渠等,是当代雕塑界,集东西方文化于一身的怪才、鬼才。其素描功底非常深厚,对人体结构有着深刻的理解,肖像创作一直是业内的翘楚,创作的张义潜、于右任等名家塑像,由于写神到位而使得其家属面对雕塑禁不住潸然泪下。这种认可无以言表。周先生的作品目前多为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外的各界名人,其雕塑功底为世界各国所认可。


 
       二、寻找“司马迁”、司马迁,字子长,西汉左冯翊夏阳(今陕西韩城)人。他捋血性为文章,布大信于天下,忍人所不能忍,做人所不敢做,用毕生心血著成了我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史记》。因而,司马迁被后人冠以史学家;文学家、思想家等诸多头衔,更被世人尊称为“史圣”。家乡韩城的黄河岸边有司马迁祠,徐村、花池有司马家族的遗迹,民间有世世代代口口相传下来的司马迁故事传说,其著作《史记》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这一切都使我们在感性上对司马迁有清晰的认识:“高山仰止”,司马迁是伟人。但就具体的表象而言,我们对司马迁的认识又是模糊的,甚至没有任何概念,一片空白。这位伟人具体是什么样的?“我看谁都是司马迁··.....”因为没有具体的概念,周先生如是说。因而寻找“司马迁”,寻找具体的,人们能看到、能认可的司马迁就成了雕塑工程面临的第一道难题。
       从接受任务的那一刻起,周先生便陷人了创作的癫狂。拜谒司马迁祠,菲菲阴雨淋湿了衣裳,周先生浑然不觉;到徐村采风,发现徐村人俱是高高的鼻梁、薄薄的鼻翼、高耸的额头,宛如模子完成一般,周先生禁不住如孩子般手舞足蹈起来····创作时候的周先生是孤独的,孤独至他的心房内唯有司马迁,是什么驱使着您老人家上犯龙颜;是什么支配着您老人家甘愿受辱,又是什么激荡着您老人家创作的激情,我该怎么做才能将您再现···周先生竭尽所能与太史公进行着穿越时空的对话交流。
       周起翔拜读《报任安书》《太史公自序》等相关典籍,咬文嚼字,逐句逐段,从浩瀚的典籍中寻找答案;他三赴韩城,拜谒于司马迁祠,采风于徐村、花池,从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言一行中寻找着答案;他广搜历代司马迁画像,认真研究对比,从一笔一画中寻找着答案·······凭借着专家的才智和艺术家的敏锐,创作的思路、雕塑的主题、司马迁的轮廓在周先生的头脑中越来越明晰:通过对历代司马迁造像的分析对比,结合徐村司马后裔的面部特征,司马迁身材瘦屑高大、额头高远、鼻梁挺直、唇线明显等基本特点可以定型;联想到司马迁刚直的性格、伟大的成就、悲壮的人生,周先生将塑像定格在司马迁面临“死刑”和“腐刑”这一艰难抉择,毅然接受腐刑这一瞬间,有意识的给静态的塑像创造了一个具有故事性和想象空间。


 
       三、再现“司马迁”
       历经百天的准备,司马迁的形象在周先生的头脑中越来越清晰,接下来,就是要进行室内工作,将其予以展现。周先生的工作室处于西安城之郊,偏僻中散发着泥土的味道,比起都市的繁华,这里则显得过于萧瑟。“一位著名的雕塑大师竟居于此?”看到来访者孤疑的表情,周先生打趣道:“其实我只是一名泥瓦工。泥巴就是我的生命所在!”“城郊之妙,在于取泥方便。”造访者深以为然。周先生的工作室,十见方的平板房,无窗;仅一门可人,墙壁脱落,光线昏暗,除了一堆用于雕塑的泥土,就只有简单的雕塑工具了,再有就是地上杂乱的方便面袋子。我们到此造访过两次,境况依然,不同的是季节。第一次是盛夏,由于泥土需要保湿,所以房子内不能开空调,风扇也不行。细心雕塑着的周先生挥汗如雨,情到酣处随手一捋长时间没有修剪的头发,泥巴、汗水俱下,颇为狼狈。第二次是隆冬,同样是为了保护泥稿,屋子内没有一点热源······随行有人说道:“这哪是工作室,简直如牢狱!”先生闻言道:“因为司马迁就是在牢狱之中做出了伟大的抉择,所以我也得将自己置身于牢狱般的环境之中,唯如此,我才能与太史公进行心与心的交流。”,我们顿悟,此乃先生刻意而为之,心中便又多了些崇敬。
       虽然我们大家对艺不不一定丁解,但对好的东西都会认同。正如周先生所言“艺术之所以称之为艺术,是因为它表现出来的形式可以与受众者的心理达成一定的共鸣。”是的,没有人能描述出司马迁的具体形象,但凡人都可以对塑像进行品评,甚或赤裸裸的表达自己的好恶。众口难调,但“迎合众意”却是衡量塑像的最高标准。因而周先生的创作态度始终是极其严谨的,他对自己也是极其苛刻的。苛刻是一种高度的负责态度,苛刻是一种高度的敬业精神,苛刻也是追求完美的一种方法。而自觉地接受、勇敢地面对各种观点,无疑是创造完美的最有效途径,因而讨论、评论也就成了塑像创作过程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2011年7月29日,韩城市景区管理委员会会议室,韩城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景区管委会、司马迁学会、司马迁祠文管所相关领导同志20.余人,就塑像的动态、形象、表情、服饰等进行了初步论证;
       2011年8月初,周起翔工作室,司马迁塑像小稿进行了两次内部论证;
       2011年8月19日,周起翔工作室,就塑像头部的动态、形象、表情等再次进行了内部论证;
       2011年9月16日,周起翔邀请法国雕塑大师皮尔·洛斯专程来西安,探讨司马迁塑像的创作思路;2011年11月初,历经三个月的艰苦创作,2.2米高司马迁泥塑像初成。
       2011年11月23日,丁佩生先生与相关人员一起亲临周起翔工作室,就塑像的表情、眼神进行了深入探讨;
       2011年12月3日,司马迁祠文管所组织韩城市司马迁学会、韩城市摄影家协会、韩城市美术家协会、韩城市书法家协会、韩城市楹联协会等学术团体代表,以及司马后裔表共15人,到周起翔工作室观看了2.2米高泥塑像,并召开了专门的讨论会;
       2011年12月14日,徐村村委会会议室.徐村三委会代表、司马后裔祭祀小组代表、村民代表、巍东镇政府代表共27人,召开了专门的塑像讨论会;
       2011年12月18日,韩城宾馆二楼会议室,韩城市司马迁学会组织了18名会员,召开了专门的司马迁塑像征求意见会。
       十余次的论证、十余次的修改,周先生亦在这不断的听取论证、不断的完善修改中,加深着与太史公的交流,加深着对太史公的认知。论证会上介绍创作情况时,周先生几度泣不成声。是周先生融入了太史公,还是太史公融入了周先生?
       “艺术创作是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犹如妇女怀胎十月,欣喜、焦虑、忐忑不安伴随左右,直到分娩的瞬间。”谈到塑像的创作过程,周先生自我打趣地比喻道。如今,一尊2.2米高司马迁泥塑像已显活在我们眼前:
那飞舞的发巾,象征着澎湃的心潮。
那凸起的额头,体现着文人的傲骨。
那犀利的双眼,洞察着世事的浮华。
那挺直的鼻梁,凸显着刚正的人格。
那紧抿的双唇,浮现着刚毅的人格。
那翘起的胡须,彰显着蔑视的不羁。
那清瘦的面庞,写照着劳苦的生涯。
那夸张的颈部,洋溢着高古的情怀。
       四、结束语
       按照韩城市有关领导的要求,遵照塑像创作者周起翔先生及施工单位的意愿,目前,正在通过网络、信函等形式面向全社会征求关于塑像的意见建议。周先生将参照征求到的意见建议对塑像进行最后的修正,并做最终确定。随后即进入工艺制作阶段。预计今年10月份,一尊12米高司马迁青铜塑像将会屹立在黄河之滨、梁山脚下。

相关文章

    暂无信息